NIPPON-十色

💙❤️

仆らは この场所を 缲り返す
光る 一つの星と 宇宙なり 重なり辉く为に
仆らは この场所を 缲り返す

君が あまりに 素敌
仆が あまりに 美しいから

恋の神は きっと 未来への键を 昙の隙间から 落とってくれら

だから 大丈夫
自分を 信じて
仆を 信じて

----------by Tsuyoshi Domoto

有种巧合叫爱【TF】 全文完结

#小甜文系列#传话筒这个设定真是太少女心了啊啊啊啊啊特别喜欢最后一段话!

XXXXX教授:

  01




  灵魂伴侣在这个年代挺常见的,当然,也不是人手一只那样的常见。




  作为灵魂的延伸体,他们形态各异,有的体型庞大到在走动的时候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有的跳过你的肩头却不会引起你的察觉。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手冢国光想。




  他一直以为所谓灵魂伴侣,是面对面坐在放有甜点红茶的桌子旁边一个下午不用开口说话,末了在夕阳西下的房檐影子里意味深长地握握手,然后说一句“今天过得真不错”。




  不过说真的,一个五岁的儿童对于灵魂伴侣认识得这么哲学似乎才是吐槽的点。




  他的父母都没有伴灵,由于这是一个涉及到基因遗传问题的事情,手冢国光很自然地认为自己也不会拥有伴灵。




  有或没有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除了自身,任何理由都不能作为努力与否的借口。




  然而突变发生在他六岁的那一年。




  那是一个有点冷,冷得张开嘴就能吐出蘑菇云的早晨。他踩着点儿醒过来,摁掉响了半声的闹钟,掀开热乎乎的被子踩在冰凉的……冰凉……嗯!??




  手冢低头一看。




  一只棕色的软绵绵的小熊正在揉眼睛,然后用那双世界上最毛茸茸的爪子挠了手冢踩在它小肚皮上的左脚一下。




  如果说用毛绒不能感化世界,那么那对蓝如星辰大海的眼睛,就是彻彻底底击败手冢的秘密武器。手冢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了班上女同学对着小猫握拳大叫“可爱!”时那种热血冲上头的心情,噢,真的超可爱。




  当然,他飞快转动的脑子也有想过这只不过是常年刻板的自己臆想出来的玩伴而已,毕竟他这个年纪的少年儿童缺爱了就会出现这样的症状。




  所以他挪开了脚,冷静地走进浴室洗漱。




  刚刚把毛巾拧干晾干,门外就传来了挠门的声音。




  ……手冢拉开门,小熊坐在那里玩着自己厚厚肉肉的爪子,假装不是自己抓的门。随后的二十分钟里,这只熊在浴室地上向他展示了多达十种的跌倒方式,但是手冢就跟坚定地不予理会。




  当他走下楼的时候,还没有走到拐角,身后就传来了一连串的咚咚声。手冢一转头就看到了四肢短短的家伙歪七扭八地从楼梯上一点一点地滚了下来,滚到了他的脚边停下,然后四仰八叉地对旁边站着的人打了个呼噜。




  手冢vs小熊0-1




  手冢把熊抱上饭桌的时候母亲发出了分贝令人堪忧的惊叫声。




  “啊啊啊天哪!!!!!!”




  不,已经是嚎叫了。




  小熊半圆片的耳朵动了动,打了个滚站起来,屁颠屁颠地就往母亲那边跑了过去。




  噢!都说伴灵是灵魂的表现啊!原来国光你那么希望得到妈妈的爱!




  一边说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发言母亲一边将小熊用力拥抱在怀里。




  等……等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让父母接受自己莫名其妙多出了一只伴灵是件非常容易的事。




  它们不是普通宠物,你不需要24小时监管他们,也不需要供给任何食物。它们可以吃,但是那些食物进了肚子里和进了黑洞没有本质上的差别。




  也有很生猛的伴灵,手冢见过那些带着豹子和老虎在校园里横行霸道的孩子,他们总是耀武扬威地霸占别的同学让出来的水果最多的沙拉和蔬菜最少的炒菜。那使得他们在午餐时间有着超然的地位。




  手冢低头去看还在那里撒娇卖萌的小熊,并不觉得这个小家伙能够长大到一巴掌一个人的程度。似乎是感受到了手冢目光中的怀疑,小熊转过头来给了他一个“哼哼”的眼神,其嚣张态度令人发指。




  受到挑战的手冢同学不甘落后,他推了推度数尚浅的眼镜,伸手去捏了捏它身后晃来晃去的尾巴。




  小熊一瞬间僵在原地。




  手冢vs小熊1-1




  小熊疯狂地想要跟着他去上学,其具体表现为:1、认真尽责地充当书包挂件。2、钻进手冢装球拍的袋子里假装自己是一颗网球。




  但是它真的超重的。




  手冢第三次把它从袋子里拎出来的时候发现时间已经变得紧迫,这个岌岌可危的时点对于他保持全勤有着显而易见的不利。




  无可奈何,也为了防止它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发生意外,手冢背好书包左手一个袋子右手一只熊就出门去了。




  冬天已没有什么花开着,梅兰竹菊出了院门也再无踪迹。他踏着比平时快上三分之一的脚步往学校赶去。




  小熊此时很安静,好像刚才闹得天崩地裂的人不是它一样。它软软地挂在手冢的胳膊肘里,一晃一晃的样子看起来弹性极佳。




  坐在位置上的同时上课铃打响了,手冢把小熊塞进了抽屉里开始上课。




  你看,有时候对于手冢来说,一切突发状况都会在即将爆发的瓶口处被一个木头塞子全部堵了回去。




  他没有狂喜,他在认真的分析这只毛茸茸的家伙——对,说的就是那个现在从抽屉里滑出来开始抓他裤腿的这个——会给他的生活带来多大的变数。




  02




  母亲催促他给小熊起个名字。




  在经历了“鳗鱼茶”和“手冢领域”等名字的提出与被否决,再提出与再否决,手冢决定消极抵抗,并且将他认为帅炸了的那个放入了记事本里以备不时之需。




  小熊还是一副owo?的样子,在他做作业的时候从床上一路滚去门边再一路滚回他的脚下,张开牙齿都没长齐的嘴一口啃在手冢的脚踝上。




  事实上,伴灵并不需要名字,它们与主人的羁绊随着意识和默契的加深,能够读懂主人的内心,甚至开口说话。手冢心想干脆就不要取名字了吧,怪矫情的。




  而且,他对于自己的伴灵是一个软嫩嫩的小棕熊始终有点无法释怀。




  可能有什么搞错了,不然他的伴灵最起码也得是更凶猛或者威武一些的动物吧!有着普通男孩子梦想的手冢国光如是想。




  小熊还在用他的脚踝磨牙,不啃出点什么来不撒手的样子。手冢把它推到一边也没用,在这种关键时刻它圆滚滚的四肢速度极快,吧唧一下又黏了上来。




  再这么下去没完没了的,一脚脖子的口水让人实在受不了。手冢看了一圈桌面,橡皮不行,铅笔不行,圆规更不行。




  桌子边上摆着母亲刚刚切好的苹果,他心中敞亮,当机立断就把盘子放到地上。




  果然,没人啃他的脚踝了,风吹得口水印子有点儿冰冰凉。




  啊,多么浅薄的情谊。




  手冢vs小熊1-2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和它的斗争从未停止,一直继续。那分数一路打到抢七,归零,再抢七,谁也不落后谁去。




  小熊一天天长大,和手冢一起,它会老实地坐在观众席看他抬手挥拍在球场上用佛挡杀佛的气势把成长路上的对手一路抽飞。




  手冢国光,是势不可挡的意思。




  他一直在等待命中注定的对手出现。不是毛茸茸的这个,是一个可以和他较劲一辈子,互相欣赏,互相扶持,一起在人生这条大路上走向遥远的未来的人。




  一个真正的灵魂伴侣。




  所以这也不难怪他并没有非常喜欢小熊,也没有用不可饶恕的冷淡态度对待它。




  但是当手冢六年级知道真田家那小子的伴灵都会说话了的时候,他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小熊一直以来的表情除了owo就是^w^,每日的活动就是抱大腿跟去学校然后大口大口地侵犯手冢便当盒里的鲑鱼肉。该吃吃该睡睡,一切正常。




  然而并没有一点点想要开口的迹象。




  这不正常。




  不是他乱猜的,他书柜上的一大排《伴灵饲养指南》系列一二三四五六七都明确指出,到了这个年纪还不会开口说话的伴灵,多半是出了什么问题。




  越想越有点害怕,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他一直认为小熊还不会开口说话是因为还不到时候,可是真田的说辞让他改变了看法。




  ‘不训练的话,就没办法开口说话!’帽子反戴的少年一脸我自豪的表情反驳他的说法,‘要从简单的交流做起,手冢你从来不和它讲话,太松懈了!’




  呵呵意思是真田你整天抱着那个叫幸村的大豹子说个没完是吗?你小子说大话还打不打草稿了?




  暂且不考虑那个崩坏的景象,手冢思忖了一下,把小熊抱到书桌上,拎起睡眼朦胧的它的两只小前爪,晃了晃。




  小熊:-w-?




  这样下去不行,手冢想。




  不能被真田打败!【重点错




  他决定从今天开始好好和这只装蒜技能点到满的小熊交流交流感情。




  “晚上好。”手冢摸了摸它的肚子。




  “-w-”




  “鳗鱼茶。”




  “owo”




  他的手被后爪拨开。




  “不要大意地上吧。”




  “-w-|||”




  它转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他。




  无论如何交流都没有效果,小熊只是用自己丰富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鄙视。




  手冢沉默了五分钟,在小熊滚来滚去第四圈之后摁住了它日渐肥硕的身躯。真田那句话再一次在脑子里响起。




  ‘简单的交流!’




  好吧好吧,那就交流。




  手冢想了想,问:“你喜欢吃什么?”




  小熊的眼睛亮了。




  噢?有用?




  它挣扎着爬上手冢的手臂,目标显而易见的,是他另一只手里正拿着的一个苹果。




  “苹果?”




  抓过手冢递来的苹果,小熊小心翼翼地挪回桌子上,呆呆地看着它。它的小耳朵抖了抖。




  然后张大了嘴——啊——




  他面无表情镜片发光地看着咔嚓咔嚓咬着苹果的小熊,有种自己被骗了的感觉。




  其实它只是想吃苹果对吧,对吧!?




  然而他没有发现,这只熊只吃红富士。




  “Fuji!”




  ......啥?




  小熊看着他张开了嘴——




  “Fuji!”




  03




  Fuji。




  它是在叫苹果的名字吗?




  当小熊再一次开口发出“Fu——”这个音的时候,手冢摁了一下它的头,然后就看见这家伙张着嘴像被摁断了声的闹钟一样看着他。




  放开手。




  “Fu——”




  摁。




  “oxo”




  说出来也没人想要相信,新时代的好少年手冢国光就这么摁自己的伴灵玩儿,摁了整整十分钟。




  好的,他开始相信真田抱着他家幸村能够玩上半小时是真事儿了。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只熊只会说这么一个词。




  ——————几年后的分割线——————




  不二把报道用的东西检查过一遍后全收进了包里,然后挂在了身后的北极熊身上。它淡定地坐在报道队伍的旁边,随着不二的步伐挪进。




  “你的成绩单有一页放反了。”它用好听的男低音说到,然后用硕大的爪子灵巧地把包里的成绩单拿出来打开,找到满分的古文考卷,翻了个个儿。




  他的伴灵和他感觉上完完全全就像是另一个人,也不是说伴灵会和主人完全一致啦,但是到了如此迥异的地步依旧不得不令人在意。不过不二不讨厌,这样性格的伴灵给他带来的向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就像是随身的管家,冷静又有条理。配合他偶尔会不拘小节的个性,似乎非常合适。




  也有人说他们看起来一点都不搭调,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在不二的世界里,放眼望去每个人身上都能看到一个标签,那是他贴上去的,辨别亲疏用的标记。颜色越深的越近,越浅的越远。




  那人连边都靠不近。




  注册完毕的不二走出教学楼,青春学园的网球场就在不远处,他想去看看。




  球场上没人,被打扫得很干净。北极熊拍了拍地面,坐了下来,不二轻车熟路地坐在了它的腿上。




  就像坐着个大靠垫。




  他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去报名网球部,毕竟网球对于他来说,只是个别人认为特别出色的兴趣爱好,小学时代的无敌手称号叫他已经开始厌倦。




  从小别人都当他是天才,却不知道那个头衔令他无聊极了。所有的事情都能很快上手,除了理科,可是他只需要花费比别人少数倍的时间就能做好一件事情。那让他的生命像被无限期拉长了一般,喜欢的东西也换的飞快。




  他也只是想要遇到一个棋逢对手的朋友或敌人,听起来浪漫又有挑战性,就像书里说的相爱相杀的灵魂伴侣一样。




  只是想想。




  完蛋了。




  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只熊?




  手冢国光觉得自己这辈子哪天说的话都没有今天多,说到后来根本就连熊这个字都快要念不对了。他挨个问学校里的人,但是没有人看见过一只棕色的熊。




  它长得挺大了,大到不能被塞进网球包,手冢单手也抱不起来的地步。但是伴灵走丢这种事,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就跟它到了手冢国中一年级也还是只会说一个词一样,难以置信。




  学校大得让人心烦气躁。




  网球场旁边坐着一只大白熊,背着书包孤零零的,于是手冢一开始并没有想要过去询问。但是如果不过去这篇文还怎么写!




  “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只......”




  “你在说话吗?”不二疑惑地回头问北极熊,那声音像极了。




  “不,”它把头转向另外一侧,那里站着一个正在拔高个头,带着无框眼镜的男孩子,“是他。”




  这一定是巧合,他看到那个人转头过来的时候在心里发誓,赌上自己一整年的零用钱……最多再加三个月的,多了不干。




  手冢国光遇到了他十二年人生里最诡异的事情,比六年前的那个早晨还要诡异。




  先是不知道自己的伴灵去了哪里,然后碰见了这个人。




  发色和小熊一模一样的少年坐在一只巨大的北极熊的怀里,齐齐扭头过来看他。




  接下去的话被噎在嘴里。




  太像了吧!




  上帝自暴自弃地拧着那嘎吱作响的命运之轮。




  “没有。”




  挂着书包的白熊开口了,用和手冢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回答。




  手冢:“……”




 ——————————————




  他们俩认识了挺久了的,不二觉得手冢有时候是在冷着脸搞笑,然而没人能够get到他的笑点。




  自从上了国中之后人生就开始复杂,手冢把事情整理的很好,井井有条得和他潇洒的刘海形成了鲜明对比。




  小熊却不再跟他来上学了。




  不二问了好几次,为什么不带你家的那只“Fuji”过来,菊丸好想和他玩呢。




  手冢推推眼镜说,它没空。




  这是又一个冷笑话吗?不二不解,为什么手冢不带它来上学了呢?




  整个网球部有伴灵的只是他们俩,所以有些鹤立鸡群的即视感,每每被谈起总是回归到一类去。




  那两个有伴灵的球打得挺好的性格完全不搭的两个人,被这么说道,




  春去秋来。




  送走了大和部长,迎来了越前小鬼。




  手冢私下里找不二说起,说这个后辈大有可为。不二边听边给自家的北极熊喂苹果吃。




  “不二......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有啊有啊,”不二笑眯眯地回头,“你说越前大有可为。”




  “......”




  那只北极熊抬眼看了他一下,继续张嘴咬下不二塞过来的苹果。




  “他会变得很强的,手冢你有没有压力?”




  “不会。”




  不二偷笑:“还真是有够信心十足啊。”




  “我要超越的人从来就不是别人。”




  而是自己。




  像是攀登顶峰一样,越过高山闯过困境,为的并不是和他人比较,而是让自己变得更好。




  手冢啊手冢,也许有一天你会陷入低谷,但是永远不会被打败。




  也许我们有一天会对立两方,但是于你,于我都不是叫人感伤的坏事。




  得你指教,我很高兴。




  ————————————————




  小熊在房间里打转,它的主人站在窗前一言不发,手里捏着一张挺括的纸。




  他面无表情的脸看上去很冷寂,是一种赶往目的地时站在十字路口却不知往哪拐的犹豫和绝望。




  树叶在风里沙沙的响。




  它爬过去噗嗤一下坐在他的脚上,企图吸引注意力。




  手冢低下头看它,弯腰将小熊拎起来抱在怀里。




  “德国啊......”




  小熊抽了抽鼻子,叫了一声:“Fuji!”




  “不是已经学会说话了吗,还叫Fuji?”手冢把他拎到眼前,揉了揉它肉肉的肚皮。




  小熊摇摇头,开口道:“不是的,Fuji!”




  好像这个词已经变成了它的口头禅,怎么都改不过来。




  正是这样手冢不想将它带去学校。一直Fuji啊Fuji的叫,他也会有些困扰的。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原因。




  和不二的联系已经很多了,再多,似乎就要触线。




  他什么都不怕的,在这件事上又犹豫起来。




  第一次向不二开口询问这件事的时候,少见的不二沉默了下来。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挂不住,欲言又止地的样子叫人手足无措。




  ‘去的话对手冢你来说是好事,但是对有的人来说却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而那一刻手冢觉得自己能够同时想十件事的脑子用来消化一句话都艰难。




  却是什么呢?




  没有人知道。




  04




  手冢去了德国以后不二对于自家北极熊的依赖变得越来越大。




  有的时候它在身后一开腔,不二就会恍惚间觉得手冢还在旁边一样。




  网球部的大家也对于这个喜欢抱臂站在网球场旁边冷眼看他们训练的北极熊有种诡异的臣服感。




  他变得有点爱抱怨,在日历上记下每一次手冢传回消息的时间。




  隔得久了他就会扯着北极熊晃个不停,问他怎么还没有电话或者简讯。




  小孩子的脾气他也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发泄。




  然后他就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是一天凉而黑的夜,不二正在整理自己的照片儿,桌子上零零散散的摆了各种各样的画面。




  他没有什么特定的排序方式,只是看心情就叠放了起来。从山峦到炒面,野花到飞鸟。北极熊坐在一旁往自己的小背包里放用保鲜袋装好的小鱼干。




  “德国的烤肠确实不错。”




  “......”不二愣了一下,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北极熊莫名其妙地回答道。




  “不,我刚才确实......算了。”不二没怎么在意继续做着手里的工作。




  在闲暇时候拍的照片也很多,菊丸试着把三颗章鱼烧塞进嘴里的样子有些滑稽。




  “啤酒不行。”




  不二猛地回过头,正好看到北极熊把嘴闭上的一瞬间。




  “你说了吧,绝对!”




  北极熊依旧是一脸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




  到底是谁魔障了?




  “刚才你有说话,我看见了的。”




  “并没有。”




  为什么会这样?不二不解了。这么多年来它从来没有说过谎,而那两句话真的很无厘头不是吗,谁会说德国的......




  手冢!




  不会吧,不二难以置信,但是好像,只是好像。




  好像自己家的伴灵能够把手冢正在说的话说出来,而自己完全察觉不到。




  不二想等它再说一次,可是盯了它一晚上除了把它盯得全身都毛茸起来也再没有发生过什么别的了。




  ......




  又来了。




  不二睡眼惺忪的时候就听到同样睡得不省人事的北极熊嘴里冒出了一句话。




  “我喜欢黑麦面包。”




  把头埋进枕头里,不二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蹭了蹭柔软的枕面,迷迷糊糊地重复着手冢说的“喜欢”。




  “喜欢...嗯......我也喜欢你......”




  他半梦半醒,又一次睡过去。




  自从发现了那个秘密之后,从一开始惊讶得不行到后来的慢慢习惯,过了也有好一段时间。




  他试过在北极熊说“烤肉要蘸盐巴”的时候回答“蘸酱更加好吃。”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没有任何回声,对面似乎是听不到的,只能单方面的收讯。北极熊变成了个跨越大陆的收音机,不定时的放送一些手冢的生活日常。




  但也正因为这样,不二没办法带它去上学了,毕竟上着课的时候忽然来一句“泡茶的水要热一点。”也是解释不了。




  他从来不奢求,这是他一个人独享不予外人知的小秘密。




  就如同把秘密藏进了树洞,可以守着它过无数个春夏秋冬。




  ————————————————




  手冢回来了!




  不二站在那里看大家一拥而上的招呼,他淡淡地笑着朝他招手。对方找了一圈看见不二,带了些许笑意的眼睛在镜片后面被日光照的发亮,他点点头。




  重逢是不足挂齿的际遇,因为我的梦中早有无数个你。




  他知道手冢一个人练习了很久的“我回来了。”,不知道是要对谁说的,尽管每次都没什么不同,但是还是一遍一遍地说着。




  不二会傻傻地去应,就算对方听不到,他也还是想说。一次次,弄得北极熊的表情怪怪的。




  手冢从人群里挤出来,肩上的背包里冒出了一只熊头,小熊看见大熊好像非常开心,疯狂地想要挣脱背包的束缚。




  “不二,我回来了。”




  他有那么一瞬将想要睁大眼睛,手冢认真的神情让他以为那无数次“我回来了”是为他准备的。




  “嗯......欢迎回来。”




  手冢的表情似有若无地松动了一点,然后又被重新涌上来的部员们冲走。




  “走走走!吃烤肉了!”桃城不愧是想要住在汉堡店的男人,食物是最重要的。他的快乐就像火花溅到了火药堆,那些家伙们对于烤肉的热情如同开了挂一样。




  不二有点心不在焉地嘲笑手冢吃烤肉蘸盐巴像个老年人,不时地回头看正在充当保姆和小熊play的大熊。没有发作的样子,很好。




  手冢也有些心不在焉的,大概是累了。




  他把烤肉翻了个面,刷了刷肉汁夹到了不二的碗里。




  “吃。”




  “好,谢谢。”




  肉有点烤焦了的硬,但是因为肉汁的关系一点都不苦,不二破天荒地没沾酱,沾了盐巴,把剩下的一半也吃下去。




  难道去了德国锻炼的不只有网球水平还有烤肉水平吗?




  这肉未免也太好吃了。




  大熊把小熊摁在腿上,开始给它顺毛。




  05




  “连不二前辈都不带伴灵上学了,好无聊啊......”桃城一边做着挥拍练习一边对着菊丸说。




  菊丸同样表达了不满。




  难道是因为同类所以交流得比较顺畅,所以见不到了也分外难过吗?




  手冢也发现了,不二有样学样地说:它没空。




  被噎了回去无话可说的部长无奈地把视线重新转移到球场上。




  少年的心事无人在意,对上了视线就会心悸。




  打一碗水在阳光下看波光粼粼,你看见了飞鸟,我看见了你。




  ......




  “最近会有大——事发生哦!”由美子翻开最后一张牌,用演技浮夸的表情对不二说到,“周助你的恋爱运好旺呢!”




  “一直都很旺。”不二没怎么上心,坐在沙发上把苹果削皮,递给一旁的北极熊。




  “诶呀,你这个样子恋爱可是会失败的哦!手冢君不是回来了吗,什么时候叫他来我也帮他占补一下吧~”




  不二默默地端起盘子走掉。




  姐姐真是烦死了。




  北极熊跟在他身后,忽然开口了。




  低低的笑声从它嘴里发出,温柔得像热砂。




  由美子:“Σ( ° △ °|||)︴”




  不二:“Σ( - △ -|||)︴”




  北极熊:“( =Д=)你们,发生了什么?”




  不二拽过它飞也似地上楼。




  他从没听过手冢笑,至少是笑成那样,笑出声来的,从来没有。




  原来不二周助你也是个普通人,天才的名号之下照样也会嫉妒。




  他靠在门上睁大了眼睛看它一脸面无表情,心跳得飞快,脑子炸锅一样地一片空白。




  北极熊不明所以地坐下端起盘子吃苹果。




  不二张了嘴又闭上,又张开但是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难道,手冢你是听得到的吗?”




  那他一次次回答他的“我回来了”,傻瓜一样在大半夜里说“欢迎回来。”




  那他在听说了手冢要去德国以后对着北极熊抱怨的一大串坏话。




  那他平时所说的一切有关手冢的事情。




  他是不是听见了,又听去了多少?




  世界上好像吵杂极了,他站在中心什么也想不出来。




  太丢脸太丢脸了。




  羞愤欲绝得都快哭出来的不二倒在床上,无力地把脸埋在被子里。




  完蛋了啦......




  北极熊咬着半块苹果看见主人忽然情绪崩溃,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面瘫着围绕床铺走来走去。




  过了半个小时,北极熊终于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不用安慰我......”不二把放在自己肩上的熊爪子挪开。




  它又拍了拍。




  “干嘛......”不二转过头,看见它拿着自己的手机,“我不想看手机,走开......”




  “不是的,”北极熊把手机靠近了他的脸,“是手冢的邮件。”




  不二不可思议地看了看它,在对方肯定地目光下拿过了手机。




  『请不要多虑,若这个事情让你困扰,我会尽快将伴灵送走的。——手冢国光』




  『不,不是你的错,手冢。』不二打到这里顿了一下,『之前打扰了你这么久,我很抱歉。——不二』




  越是说着客气寒暄的话,心就越为那份疏远感到寒冷,就越是沉下去然后被掰开地疼。




  每叹一口气,就多一分想哭的欲望,然后眼睛变得很热,鼻子变得很酸。




  “叮。”




  『不会。』




  过了一会。




  『不二你从来没有打扰过我。』




  又过了一会。




  『我很高兴。』




  假的吧?




  不二反反复复地看来信人上清清楚楚的“手冢国光”四个大字,大脑再次短路。




  反倒是那个人面无表情地说“我很高兴”的样子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北极熊淡定地继续啃着半小时前没吃完的苹果,咔嚓咔嚓的声音非常破坏气氛。




  他说你能不能吃得小声点我很烦啊现在。




  它回答不行我这是在缓和你的心情吸引你的注意。




  哦,你说的好有道理。




  不二不知道回什么了,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看窗外的街灯把窗台上的仙人球影子拉长。




  室内一片昏暗。




  月光透了进来,不同于街灯的燥热,清冷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噹!”




  “诶?”不二撑起一边手去看发出动静的窗边。




  “噹!”




  这一次他看清楚了,是小石子砸在了他的窗上。




  不会吧,闹鬼了!?




  他小心翼翼地跑到窗边,将窗户轻轻推开一点缝隙。




  “咻——”小石子擦着他的耳边飞了过去。




  “手冢!”不二不得不承认自己最后叫出来的时候有点气急败坏。




  穿着便装的手冢在下面对他招了招手。




  “晚上好。”




  好你个oczjhoidjhfvoulkjznluhdfew




  “你怎么在这里!”不二尽可能压低了声音,因为他能听到由美子还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声音。




  手冢答得很干脆:“你没有回我的简讯。”




  “......”




  “......”




  所以呢!?我不回你简讯你就直接跑来我家了!?




  他是他想拥却不能拥的雨,他是他想抓却抓不住的风。




  不二真的是觉得自己遇上手冢之后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为什么他总是能够理直气壮地做一些让自己不自觉笑出来的小事。




  说不定笑点奇怪的人是他自己才对。




  “不二,”手冢叫到,“我......”




  “诶呀这不是手冢君吗!”




  不二差点平地摔。




  由美子听到声音跑去开门,硬是将他从街上拉了进来。刚洗完澡出来的裕太路过走廊看到青学的部长直接一个踉跄扶墙。




  “手冢!你怎么在这!”




  “我来找不二......”




  专业打断二十年的由美子笑笑说:“这里全都是不二啊~”




  “我找不二周助。”手冢对于不二家这样的环境还是比较熟悉的,他加快了语速再一次重复了不二的名字。




  从楼梯上跑下来不二看到站在玄关的手冢,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步伐却慢了下来,他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可是心跳得不复平静。




  由美子识相地拉着裕太去泡茶,让两个人自己说话。




  “晚上好。”手冢说。




  “晚上好......”




  低低的笑声从他嘴里发出,温柔得像热砂。




  手冢对着不二笑了一下。




  和他想象的样子一模一样。




  “......手冢?”




  “我也是没办法,”手冢转头将包拉链打开,里面探出了一只熊头。




  “这家伙老是和我说‘喜欢喜欢’还骂我跑去那么远的地方也不打电话回来,我也很没辙。”




  棕色的小熊兴奋地爬到了北极熊身上去。




  想要否认却完全没有办法,不二觉得自己的脸大概已经红到了非常不得了的地步。




  “拜托!不要说出去!”




  手冢看着他,嘴角勾了勾,将将又要笑起来。




  今天是特价日吗,笑容放松不要钱的嚯?




  “好,我不说......”




  谁也不知道的喜欢没有变成空欢喜,我也不是你的劫难。




  年少的时机刚刚好,都不把话说完,可我知道心情从来不藏匿。




  世界很大,说欢迎回来的,最认真的还是你。




  我们的回忆好比图书馆里擦碰的手肘,伞下看透雨幕的旖旎。




  你是我的花,而我恰好途径了你盛放的光景。




  -Fin-




  



评论

热度(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