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PPON-十色

💙❤️

仆らは この场所を 缲り返す
光る 一つの星と 宇宙なり 重なり辉く为に
仆らは この场所を 缲り返す

君が あまりに 素敌
仆が あまりに 美しいから

恋の神は きっと 未来への键を 昙の隙间から 落とってくれら

だから 大丈夫
自分を 信じて
仆を 信じて

----------by Tsuyoshi Domoto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钟隐:

逗汉三:



(作为一个没文化的家伙)冒着被喷的风险,因为这文又提到了一个一直在想的问题。以下纯属个人观点,可以的话也想讨论一下。发这个子博是因为这里写作的朋友比较多一点,看文的大家请一定无视这些吧!一定无视拜托了




这个指导和之前那篇“不准用副词”乃至于曾有一种“不准用形容词”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愁了我特别久),大原则上都是尽可能多“展示”少“描述”,原则绝对正确,但这些原则落实到具体词汇上也有适用场合。因为它背后的思想是禁止思维、判断的表达,改用感官替换。除非是感官式的纯文学作品否则个人认为没必要完全这么干,一则——至少在网络连载甚至流行小说的形式下——似乎不应该给读者(喜欢轻、快、直接)增加无谓的负担。




即便是直接写出的判断句,读者都有N种自己解读方式,让读者经由感官去思考根本不可能思考到作者希望读者思考的大方向吧。示例一能看出李雷喜欢、了解韩梅梅,却怎么看出李雷今晚想要和韩美美约会?如果“喜欢、了解”在前文已经展示了很多遍,作者此处表达的就是“想要”呢?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完全可以站在李雷视角写成,“今天韩梅梅会不会愿意晚上跟我约会呢?李雷拿起一杯放在桌上泡好的咖啡,杯子略有一些烫。”这句话里没有所谓的思想动词,但它仍然是针对思维的展示而不是感官的,按照原文的说法恐怕是禁止的。




随手翻,钱老写的“苏小姐是最理想的女朋友,有头脑,有身份,态度相貌算得上大家闺秀”按照这个说法必定也不够感官,需要书中群众“朝思暮想、夜不能寐、见到她便脚步放轻、局促不安”一下。但这句话是方先生自己的判断,为了承接方先生“自信他们的情谊到此为止”却“心忽然软得没力气跳跃”“发现苏小姐也有不少小孩子脾气”等等,是一个纯粹思维上的变化过程。当书中人物本身就在思考,却非要用感官代替思考,也许怎么感觉“天空忽然亮了”“眼前忽然很鲜艳”(可以作为辅助描写)却无论如何不能完全表达思维上的信息吧。




记得之前看了那篇“不准用副词”之后很长时间码字的时候这个命令在脑中挥之不去,一直在打架,我觉得并不单纯是适应与否的问题。可能这种写作方式更适合西方语言系统,但中文的词性并没有那么刻板和明确,导致界定模糊。也许应该把握的是“展示细节”“不要过多靠叙述行文”“不要只知道思维忽视了感官”的大原则,而不是矫枉过正,在词类和语言上定义太多规则。至于怎么体现这一点,每个人——视不同场合——也许可以有每个人的处理方式。




以上纯属胡诌俺这就去填坑(pia




atarAXia reading:







所以我不喜欢美国人的思维方式。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评论

热度(49978)